14亿「天价」罚单取代7年禁售:川普硬要救中兴,国会挡的住吗

2020-08-07 浏览(3348) 评论(86) 当前位置:主页 > 物流技节 >14亿「天价」罚单取代7年禁售:川普硬要救中兴,国会挡的住吗

(中央社)
美国商务部今(7)日宣布与中国的中兴通讯达成和解,中兴将支付高达14亿美元(约新台币420亿元)的天价罚单,以「取代」商务部4月对中兴祭出长达7年的禁售令。

这也是美国商务部开出史上金额最高的罚单。

在国会两党一片骂声下,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Louis Ross)稍早接受美国媒体访问时公布上述消息,商务部随后公布新闻稿说明。

根据新闻稿,这14亿美元中,其中有4亿美元要作为担保金,并且中兴通讯缴交这14亿美元罚款后,才能解禁。

去年3月中兴已遭美国裁罚缴交8亿9200万美元的罚款,总计中兴因违反美国法律法规,遭美国处罚的金额高达近23亿美元。罗斯在声明中指出,美国会持续密切监控中兴的行为,如果中兴还有任何违规行为,美国会再次对中兴祭出禁售令,并没收4亿美元的担保金。

除天价罚单,中兴还必须撤换整个董事会及高层管理人员,并选定符合美国要求的新团队,且在未来10年内,要能答覆商务部的询问。商务部指出,这是对中兴採取「即时监控」,能确保有效执法,且10年内中兴有任何再犯,美国就会再次祭出禁售令惩处。

中兴去年因违反美国法规,出口含有美国技术与零件的产品给北韩及伊朗,遭商务部裁罚,第一笔罚单缴交了8亿9200万美元,但中兴不但持续违反美国禁令,还在调查期间说谎,误导美方,今年4月遭美国祭出长达7年的禁售令。

而就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致电给美国总统川普后,川普随即要求商务部了解其他合于美国法规的替代方案,儘管国会试图阻止,但川普为中兴说情后,商务部和中方随即展开协商,不到2个月内,中兴与美国商务部又一次达成和解。

罗斯也表示,目前未发现另一间中国企业华为有任何不法行为,并预期与中兴达成协议不会影响中美目前的关税谈判。

脸书又认了!华为、OPPO等中国製造商都可获得用户个资 美国点名华为、联想是「经济间谍」,还有另一家甚至被「封杀」7年 总统权力过大?国会两党都反对也没用

《美国之音》报导,预计这一协议会面临来自国会的反对,但观察人士认为议员们很可能无法完全阻止川普政府。

这意味着中兴至此逃过一劫,挽回了生机。中兴的生死存亡关乎该企业的8万职工,以及产业链上下游上千家企业、数十万员工的切身利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打电话给美国总统川普,两人在电话中针对中兴问题如何解决有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

《NOW》报导,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表示,没合理理由给中兴多一次机会,形容总统川普「对中国发空包弹」,国会将会否决商务部与中兴的协议,亦有议员提出禁止採购中兴产品作军事用途。

不过议员可以做的不多,美国国会两党同声同气反对川普政府「放生」中兴。

(中央社)若川普无视两党一致的强烈反对,执意放宽对中国第2大电信设备商中兴通讯的罚则,国会几乎挡无可挡。

中兴4月间遭美国祭出7年「禁售令」后营运等同停摆;美国的国会议员包括民主党以及与川普同党的共和党,都想约束他们视之为「国安威胁」的中兴,因为中兴产品可能造成智慧财产遭窃。议员已将对中兴的若干限制,像是军方禁用中兴产品等,列入《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NDAA)的修订,由国会审查中。

美国又翻脸加徵中国500亿商品关税,环球时报:不怕「互相伤害」 美众院通过「国防授权法」草案: 列中俄为威胁来源,鼓励美台军事交流

但若川普决心放宽,议员提出这些有限的限制,也挡不住川普。对中兴祭出的制裁法,任何总统都可基于「国安理由」撤回,美国宪法也赋予总统掌控外国政策事务的广泛权限。

由于国会控制联邦预算,议员可试试传统上他们控制白宫的几大方法之一,也就是藉由通过法案限制预算来阻挡川普,不让川普在放宽中兴禁令上花一毛钱。

但因联邦参议院和众议院现在都由共和党掌控,要通过白宫反对的措施,机会就低了。而要推翻否决权需两院2/3多数通过,从共和党领导国会的现状来看,更是难上加难。

共和党占多数的众院国土安全委员会(Homeland Security Committee)昨天投票,否决民主党一份强迫国土安全部针对中兴威胁国安提供更多资讯的决议案。

国会山庄报(The Hill)报导,委员会的共和党籍主席麦考尔(Mike McCaul)表示,这项法案「不适当」也不必要,因为国土安全部已对委员会成员提供了一些资讯。

《经济日报》报导,路透热点透视专栏作家Pete Sweeney表示,这个财阀的恶例使美方的震摄力不足,错失良机,但也暴露了中国的软肋。

报导指出,中兴通讯去年才重回获利(7亿美元),遭罚10亿美元是一记重击。但中兴通讯是中国国营企业,这个罚款金额只是中国3.1兆美元外汇存底的零头;此外,董事会成员的撤换,徒具象徵意义。至于美方指派的观察员,在「商业机密」的限制下恐怕只能片面监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