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料理】别急着把油桶「滚」出来

2020-06-13 浏览(344) 评论(1) 当前位置:主页 > 驾驶网站 >【经济学人料理】别急着把油桶「滚」出来

【经济学人料理】别急着把油桶「滚」出来

《一分钟译者摘要》

 

若说美国总统是地球上权力最大的人类,这一点也不为过。以前就听过美国有储备石油的 计画,翻译了本篇文章后,更加清楚地理解到美国国力的强大。美国能源署底下有个计划,称之为「战略石油储备(Strategic Petroleum Reserve, SPR)」,其目的是为了因应美国发生战争或是石油短缺的情况下,可以紧急调用石油储备,为美国争取缓冲时间而设立的。按照2012年2月份的统计,总共有7亿桶燃油的储量,可供给美国每天消费1950万桶,连续达36天之久!

 

7亿桶油,维持36天。单看这两个数字,对大多数人来说没什幺意义,包含译者在内。直到我前往台湾经济部能源局查看一下,才知道民国99年全台湾的能源消耗约12万千公秉,约等于317亿加侖,约等于7.55亿桶燃油!

 

也就是说,美国的储备油总量相当于「全台湾一年」的能源总消费量。我只能说:美国真的是自人类有历史记载以来,最强大的帝国。(注:译者不是能源领域的专业,如果在数据转换的处理上有错误,还请各位不吝惜指教。)

 

 

美国储备石油的策略,应该戒急用忍,等待真正的危机来临。

 

加油站的数量攀升得很快。每一桶布伦特原油价格 [注1]为125美金,经过加油站的转手,在美国以每加侖4块美金卖出。目前全世界油市紧缩,对开车族的影响最为明显。然后,美国消费者应该为其他的「石油供给来源」即将大量释出、并拉低油价的可能性感到开心吗?

 

[注1]「布伦特原油价格」是一个以北海为中心的综合性原油价格指标。布伦特原油价格是一种「纵合油价」,根据北海的三大油田产量,再加上轻原油产量后,才决定「布伦特原油价格」。参考的四个产量分别来自于:轻原油(Sweet Light Crude)、挪威的欧斯堡油田(Oseberg Oil Field)、挪威的艾克菲斯克油田(Ekofisk Oil Field)加上英国的福特斯油田(Forties Oil Field)。布伦特原油价格是目前最大的油价机构,全世界有将近三分之二的原油,是按照布伦特原油价格来贩售。其他大型的原油价指标分别是:OPEC原油价格(OPEC Reference Basket)、杜拜原油价格(Dubai Crude)、西德州中级原油价格(West Texas Intermediate)。

 

目前愿意提供石油的来源,最好不要来自美国的「战略石油储备(Strategic Petroleum Reserve, SPR [注2])」。SPR掌握了7亿桶石油,并大量储放在墨西哥湾沿岸的地底下。历经一连串的石油危机之后,SPR于1975年成立。该机构成立的宗旨,是为了因应国家危机来临时,作为经济崩溃的缓冲计画。储备石油曾在波斯湾战争,以及2005年被卡崔纳蹂躏后,都曾被拿出来「救急」美国国内市场。

 

[注2]「战略石油储备」是美国能源部所掌管的计画,其目的是为了供应美国在危急时刻的燃油需求。目前约有7亿桶油料,可以供给美国每天1950万桶燃油的消耗量,持续达36天之久。这是全世界数量最大的石油储备量。若以西德州中级原油价格(WTI) ,2012年二月每桶102美金来估算,目前美国的战略石油储备的总价值约为645亿美金。比美国能源局每年240多亿美金的预算,高出一倍以上。小提醒:「储备石油」与「蕴藏在海底或油田里的石油不同」,前者是直接可以拿来使用,后者则是要先透过专油机开採后,才能进行使用的。

 

欧巴马很明显地再打储备石油的主意。美总统大选要到了,开车族正在抱怨油价太高;加上反对党候选人打算提出一个如梦似幻的政策:把美国油价压低到每加侖2.5美金。英国首相卡麦隆上週与欧巴马会晤后,提起两个人有讨论到释放储备石油的议题。卡麦隆先生没有这些石油储藏供他调度使用,但是卡麦隆的支持者愿意提供一些政治掩护,特别是当欧巴马决定跳过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的背书,逕自释放储备石油的时候。国际能源署是个富有国家的石油俱乐部,按理说,应该是国际战略储备机构的管理人。

 

国际能源署很可能会反对欧巴马,并质问为何要让SPR独断独行。SPR的宗旨是要削减「石油供给突然紧缩」所带来的灾难,而不是让欧巴马拿来当作扫除总统大选障碍的工具。现在并没有任何严重的「供应冲击(supply shock)」发生。目前油价上涨,是因为「石油供给短缺」加上「亚洲对石油需求强劲」,导致市场出现供不应求的状况。一连串小规模的石油供给被捣乱(包含伊朗宣布禁运石油),已经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不过,目前每桶油价仅仅比今年初的价格贵上15%而已:虽然令人讨厌,但还不至于造成太大的威胁。另外,沙乌地阿拉伯,这个石油闲置产能高的地方,是目前唯一一个保证稳定供由的国家。

 

在各方疑虑下,当欧巴马提起要释放「储备石油」的时候,他早已暗中进行布局。去年二月,因为发生内战,利比亚石油供给中断,造成油价攀升。内战爆发后四个月,在欧巴马的怂恿下,SPR在国际能源署的主持下,释放储备石油。

 

 

用过一次老梗,再用一次效果只会更差

 

此时,欧巴马应该拒绝再度使用这套「老招」。有两个原因:第一,欧巴马正面临使用储备石油的风险,特别是当伊朗可能以「封锁」荷姆兹海峡作为威胁的时候。荷姆兹海峡是个狭窄的航道,也全世界17%原油运输的必经之路 [注3]。如果伊朗真的要封锁海峡,届时才是动用储备石油的紧急时刻。

【经济学人料理】别急着把油桶「滚」出来

 

[注3]详见右图,可以清楚地发现,荷姆兹海峡是连结「波斯湾」和「印度洋」的咽喉。无论是伊拉克(Iraq)、沙乌地阿拉伯(Saudi Arabia)、阿拉伯联合大公国(UAE)、甚至伊朗(Iran)本身的石油进出波斯湾,都必须行经荷姆兹海峡,只要伊朗封锁海峡,全世界都要打寒颤,这也显现出伊朗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不过在美国老大哥面前,伊朗真的敢这幺做吗?译者私自觉得不会,还没与世界警察宣战就已经被贴上「恐怖分子」的标籤了,如果真的对干起来,伊朗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第二,如果利比亚的内战继续歹戏拖棚,欧巴马动用储备石油的效果将可能徒劳无功。油价确实会因欧巴马宣布「释放」储备石油而马上跌价,但是油价也会很快地回复到被干预前的价格。SPR是有效的短期工具,但是若要弥补长期供给与需求的缺口,则是杯水车薪,效果有限。

 

欧巴马对美国汽车的「燃油经济性能」有个野心,他有意图地鼓励美国车主能够换购低耗能的车辆。在高油价的环境,开车族饱受痛苦,将促使美国人更加快地转换低耗能的汽车。储备石油的战略应该等到真正的危急时刻再使用,而不是为了政治上的理由恣意挥霍。

 

 

 

更详细的图文内容〉〉币图誌

原文来源:来源

首图来源:来源

更多经济学人编译资料〉〉经济学人 in woman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