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料理】从天堂掉落谷底的日本製造业

2020-06-13 浏览(2357) 评论(34) 当前位置:主页 > 驾驶网站 >【经济学人料理】从天堂掉落谷底的日本製造业

 

【经济学人料理】从天堂掉落谷底的日本製造业

《一分钟译者摘要》

 

本文的内容刚好可以跟上个礼拜的「韩国关键报告」进行比较。上周提出由政府主导经营的韩国大企业的各种利弊,本周则谈及日本企业的优劣。日本的电子产业同质性太高,往往以低价策略嘶杀、刀刀见骨,导致没有足够的实力(财力)进行全球布局。台湾的电子业在这方面与日本极为相似,但比日本更糟糕的是台湾企业投入研发的经费更少,生产的产品相对日本来说较低阶一些。

 

日本的手机通讯系统,与世界不同调,好处是避免外国厂商的入侵,但也造成了日本厂商走不出日本的窘境。日本手机製造的技术很好,无奈系统与外国市场不一样,难以贩卖到世界各地去,以至于全世界的消费者忽略了日本手机的存在。

 

日本电子业目前遇到几个难题:

(1) 同质性过高,浪费研发资源

(2) 价格竞争激烈,压缩利润

(3) 经济规模难以发挥,因为厂商林立

(4) 不愿意切割陪钱的事业、致力发展具相对优势的部门

(5) 侷限日本规格,难与世界接轨

 

以前台湾的家电品质不好,所以大多以日本品牌为第一。但是以目前台湾的工业技术,家电已经算是很成熟的产业,消费者不会再像过去一样迷信日本品牌了。美国奇异(GE)也是从家电业起家,可是GE在杰克‧威尔许(Jack Welch)任内就大刀拓斧地裁撤许多不赚钱的家电部门,将GE转型到高端的製造业、甚至跨足到金融事业,在当时杰克‧威尔许也是饱受批评。但以现在GE的发展来看,这样的经营策略是正确的。期待武士之国能够大刀拓斧,致力改革吧!

 

 

昔日电子品牌的王者,如今却被弃之如屣

 

【经济学人料理】从天堂掉落谷底的日本製造业苹果商店(Apple Store)坐落在奢华的东京银座商圈,被人潮挤的水洩不通。反观一旁的索尼(Sony)展示场,毫无生气,感觉就像来到了墓地一般。这几天,日本的科技大厂评估:2011年几家大厂合起来的损失约达170亿美金,其中松下电器(Panasonic)独自贡献了100亿美金的额度。同时,韩国的三星(Samsung)笑纳150亿美金的利润,苹果(Apple)今年也丰收了220亿美金。

 

自2000年以来,日本五大电子公司的市值已经蒸发了三分之二 [注1]。到底是什幺因素困扰这五大厂?高成本和日圆大涨似乎不足以解释。另外,最近日本修法,停止电子公司某些「税收抵免(tax credit [注2])」的优惠(即使这些税收抵免早已被列在公司的会计帐上),也不足以解释其衰退的原因。但是五大公司的病情却越来越严重。

 

[注1] 日本电子产业的五大企业分别是:日本电气(NEC)、松下电器(Panasonic)、富士通(Fujitsu)、夏普(Sharp)和索尼(Sony)。从右图来看,Panasonic和Sony是市值跌得最惨烈的难兄难弟。

 

[注2] 「税收抵免(tax credit)」是政府鼓励企业(或个人)投资的手段之一,透过直接对所得税给与特定金额的「抵免」。另外,「税收抵免」与「减税(tax deduction)」不一样,减税是政府给与纳税人一个特定的减税金额,然后再乘上纳税人的税率得到的额度就是「减税」。举例,张二年薪100万台币,要缴15%的个人所得税,所以张二每年要缴给政府15万的税。今天政府为了要刺激民间投资,给与人民一年10万元的减税额度。张二打算买房,假设每年支付的利息是11万,则张二可以可以申请10万元的减税额度(超过10万就以10万计算)。接着,将减税额度10万个人乘上所得税率15%,得到1.5万,这就是张二的「减税」优惠。然而,「税收抵免」是更强大的工具,是直接从纳税人上缴国库的税,「直接」扣除掉该笔特定额度。回到张二的例子,假设政府给张二税收抵免的额度是10万元,所以目前张二拥有1.5万+10万=11.5万的税务优惠,只要缴3.5万(15万─11.5万)的税给政府就可以了。因为「税收减免」效果强大,通常适用在企业身上,个人的情况较少。

 

有太多家的日本企业有着同样的问题。至少有8家的手机厂、10家以上的饭锅製造商,与6家以上生产电视的工厂,都面临同样的困境。生产同性质的电子产品,是缺乏效率的原因:造成了重複研发和开发,减低了经济规模的效力,更摧毁了厂商的定价能力 [注3]。

 

[注3] 日本的电子业重叠性太高,举例,日本有很多厂商都有在做电锅(饭锅),有象印(Zojirushi)、虎牌(Tiger)、松下(Panasonic)…等。因此本段堤出了3个缺点:第一,每一家公司都要投入经费研发、开发新产品,造成原本只要支付一次的研发费用,如果因为市面上有6个品牌,就要重複6次的研发,将造成资源浪费。第二,6家家电厂分别各自开起自己的生产线、市场又被瓜分,所以每一家厂商的产能都不是最有效率的。如果能合併成一家,将可发挥经济规模的效力。第三,寡占市场的製造商,为了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就会拼命地砍价竞争,压缩了厂商的获利空间。

 

即使无法与他人竞争,日本企业仍旧常常在该市场苦撑,这浪费了大量的资金。他们却没有想到要固守最具竞争力的部分,所以只能拿赚钱的部门来弥补陪钱的部门。这不是个长久之计。惠誉国际(Fitch [注4])是一家评等机构,最近将松下电器和索尼的债券评等降一级(仅比垃圾债券BB好一级),另外夏普则是被丢入垃圾债券的名单里。

 

[注4]惠誉国际(Fitch Group),是美国着名的三大信用评级公司之一,由约翰‧惠誉(John Knowles Fitch)于1913年创办。1975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认可惠誉国际、标準普尔、穆迪为「全国认定的评级组织」。

 

为了了解为何过去强大的日本电子业,如今却长得一副弱鸡的模样,就让我们来探讨日本电气(NEC)的例子。它过去曾是全球最大的IT与电信公司之一,但是它却跟不上时代的脚步。它的股价自过去10年来下跌了90%,特别是今年就跌了40%。NEC已经多次地在组织重整计划上出师不利,最近的一次是在今年1月26日。当时NEC估算:2012年会有1000亿日币(13亿美金)的亏损,而非原先乐观评估的150亿日币盈余。所以,在同一时间NEC宣布将开除1万名员工,大约是总员工数的9%。

 

自NEC于1899年成立以来,公司最大的顾客就是日本政府,所以造就NEC长久以来的官僚文化。当日本的电信市场在1990年实行自由化后,原本的独占厂商日本电信电话(NTT)被迫面临竞争,但当时NEC依然不用面对竞争。最后事情的发展却恰恰相反:NTT要求它的供应商(NEC)提供高度专业化的「技术规範」,NEC则是很乐意地将「无线网路的标準」与「特殊讯号协议」交给NTT,因为NTT愿意支付所有的研发费用。NEC也知道NTT广大的顾客将保证丰厚的利润,而这笔资金将用来投入研发。另一件重要的事:NTT当初要求NEC提供技术规範的举动,如同设立了产业的进入门槛,阻隔了国内外的厂商进入日本市场(反而变成NTT被技术规範保护了)。

 

这是一个令双方感到舒适的安排,但长远来看却是危险的。对NEC来说,很难将贩卖给NTT的複杂技术再进行修改,并转卖给其他客户。事实上,NTT对待国内的竞争对手时,所採取得贩售策略一点都不正大光明;如果NEC在转卖技术上做得太过火的话,NTT甚至以减少下订单当作威胁。这些过去的枷锁还是非常的有影响力:即使NEC持有NTT约26亿日圆的股份,也没有办法摆脱NTT的控制。

 

为NTT抬轿,仅让NEC获得少部分的经验,就是知道如何操作电信网络里的设备。这反而侷限了NEC的服务範围,走不出日本。在日本的电信业者,大都希望IT服务厂商能够帮忙运行网络设备。提供这样的服务,确实为NEC带来高利润的经常性收入。另一方面,NEC在硬体事业的表现却陷入了泥淖,很快地就变成了公司低利润的部门。


NEC同时也提供服务给NTT DoCoMo,这是一家行动电话业者,也是NTT的子公司。DoCoMo绝对不给与它的製造商,任何可能发展出自家产品的机会,以及造成相互竞争的局面。相反地,DoCoMo分别要求各个厂商生产特定规格,并设法保持厂商间的平衡。举例,DoCoMo会要求某一家厂商,製造一款可以放入超薄型手机的基本款相机;同时要另一家厂商,製造一款高端的相机,是放置在厚实的手机里头。

 

这解释了为何日本的手机市场正面临「加拉巴哥群岛效应(Galapagos effect) [注5]」。日本手机科技步入个别演化的阶段,现正使劲地想拓展到其他国家的市场。日本一年生产3000万支手机,但只有少数是销售至海外的。

 

[注5]「加拉巴哥群岛效应」一词来自于达尔文「演化论」的观点。达尔文在1837年与他的朋友到厄瓜多外海的「加拉巴哥群岛」进行生物考察。原本达尔文听说在群岛里不同小岛上的陆龟,他们的龟壳纹路长得不一样,似乎可以证明其演化论的观点。虽然后来没有找到陆龟,但是达尔文却发现一种名叫「燕雀(finch)」的鸟,足以解释演化论。由于群岛四分五裂,分住在不同小岛的燕雀「嘴巴型状」和「羽毛颜色」长得不太一样,鸟嘴长短是为了适应不同的补食方式,羽毛颜色不同是为了适应不同环境而改变的保护色。燕雀带给达尔文支持演化论的证据,而「加拉巴哥群岛效应」在这里被用来形容:日本的手机製造,已经「演化」成适合日本自己环境的型态,难以和世界接轨。

 

在日本电信业自由化后,NTT开始削减开支。即使NEC发现了一条赚钱的门路,但由于当时公司营运很好,所以NEC没有去理会其他的电信设备製造商,已经开始进行激烈的改革。等到NEC想要多角化经营的时候,却遭遇到了麻烦:在1990年代对个人电脑製造商帕克‧贝尔(Packer Bell)的併购案,是个失败的经验 [注6],使得NEC最终只能待在日本国内发展。

 

[注6] 在1990年末,NEC併购了帕克‧贝尔(Packard Bell),期待能够开拓美国市场。但是后来遭到康柏电脑(Compaq )的低价策略攻击,损失了10美金。最后于1999年撤资,离开了美国市场。另外,Packard Bell于2008年被宏碁收购,并帮助宏碁成功地扩展欧洲和非洲的市场。

 

儘管NEC的管理能力不佳,但它常常有着令人激赏的技术。昔日NEC透过与克雷电脑(Cray)和IBM两家公司合作,建造全世界最快的超级电脑。掌握了超级电脑的建造过程(know-how),是促成日本人造卫星计画成功的关键。然而,超级电脑还是有些小市场的。NEC有几个实验室可能是全世界最顶尖的其中一群,但是今年实验室的研究预算被迫大幅删减,只剩下2008年水準的一半。

 

就在困难压在肩上的时刻,NEC已经出售了他的资产:包含了液晶显示器部门、行动电话部门,以及个人电脑部门。若再不积极,状况只会越来越糟。但是,事情还不到无可挽救的地步,至少NEC手中还有些许的资产。

 

今日,在其他公司不专精的领域,NEC也只投入小部份生产。呜呼哀哉,日本!NEC在衰败的路途上并不孤单。夏普的手机和液晶电视,必须要和松下、索尼、东芝(Toshiba)与日立(Hitachi)的产品厮杀。这几个兄弟阋墙的品牌,市占率正被三星和苹果吞食。某家大电子公司的前高阶主管如此说道:「当其他的日本品牌看到NEC目前的遭遇,他们不能单纯地认为这是NEC自身的问题。」这些日本电子公司有任何因应之道吗?只见前主管把目光撇开并叹气一声:「每一个人都知道电子公司需要改变,但是却没有人能够改变。」

 

 


更详细的图文内容〉〉币图誌

原文来源:来源

 

首图来源:来源

更多经济学人编译资料〉〉经济学人 in woman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