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料理】亲爱的,我们退休吧!

2020-06-13 浏览(1590) 评论(76)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赏析 >【经济学人料理】亲爱的,我们退休吧!

【经济学人料理】亲爱的,我们退休吧!

《一分钟译者摘要》

 

经合组织(OECD),俗称富人俱乐部,里面的成员国都是已开发的富裕国家。过去政府承诺给予老一辈人的退休金,可以让老人家享受轻鬆写意的退休生活。

 

目前这一代退休人士的退休金,来自于年轻人缴交的退休保险。然而,在面临少子化与人类寿命延长的冲击下,中生代的年轻人自己缴的钱,光是应付长寿的退休老人就已差不多用罄,根本无法当作自己的退休金使用。另外,少子化的社会又让下一代的人口基数太少,缴交的定额退休金不足以弥补中生代的庞大退休金,所以本文提醒要退休的人们:自己多储蓄,帮助自己、也帮助小孩。

 

有一个解决老人退休金的临时之道,也就是提高工作者的退休年龄:让原本60岁就能退休的工作者延长工作年限到65岁。这样可以减少5年的退休金支出。然而,这个方法却是个双面刃:想找工作的社会新鲜人也因为长辈们持续在工作岗位,造成升迁机会减少的窘境。

 

 

 

给自己一个承诺,不要增加孩子的负担

 

整个退休金制度存在着一个问题:保险机构很容易给顾客承诺,但是却很难能够兑现。老一辈的政治人物承诺过去的选民,能够拥有丰厚的退休金与较低的退休年龄。企业老闆们也差不多给予员工同等的待遇。由于缺乏正确的会计估算,上一代的政治人物与企业主所给予的承诺,倒底值多少代价,在未来的几十年内也不会变得明朗。现在,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退休金计画展望(Pension Outlook)所做的统计,支票兑现的日期即将到来。

 

私部门早在几年前就意识到这个问题。股市在1980-90年代的蓬勃发展鼓舞了企业,他们认为公司股票大涨将能支付丰富的退休金。与旧约圣经所记载的约瑟(Joseph [注1])不同,没有未雨绸缪、储存粮草的动作。相反地,这些企业採取减资或 … 的动作,甚至将公司的退休金拿去进行不必要的投资计画、付给资深经理高额退休金、以及提高一般员工的福利。

 

 

[注1] 这是一个来自于旧约创世纪第41章的故事。当时的埃及法老王作了两个恶梦:第一个是河边的七只老瘦牛吃掉七只肥壮的牛;第二个梦是有一颗麦子上面有七个饱满的穗子,接着又长了七个枯槁细弱的穗子,被东风一吹就焦了。法老被这两个恶梦所困扰,希望能找个智者来帮他解梦,听说约瑟善于解梦,就请他来。约瑟告诉法老,这是神的谕示:七只肥壮的牛代表七年的丰收,而七只老瘦的牛代表七年的饥荒;第二个梦也是传达相同的神谕:埃及必先来七年丰收,接着七年饑荒。于是约瑟建议法老将七年的丰收穀物储藏起来,当作后七年饑荒之用。法老命约瑟担任治理埃及的重任,直到丰收后的大饑荒来临时,全天下的人都来依附埃及,得到约瑟的救助。

 

就如同右图所示,自2001年以来退休基金的投资报酬率表现不好,特别是美国(比西班牙还不佳)。以私部门来说,由于会计原则的改变,退休金的问题迅速地被显现出来。最终薪水计画(final-salary schemes [注2])将不适用于新进员工,而是改用定额缴款计画(defined contribution schemes),该计画让新进员工承担了投资风险。

 

[注2] 最终薪水的退休金计画指的是,依照退休员工的年资,给予退休员工每年一比固定的退休金,金额是「最终」一年的薪水的1/60~40/60不等。员工活得越久,雇主所要负担的退休金的期限就越长。

 

在定额缴款计画中,退休金的经济状况变得相当透明。小额的定额缴款和不吸引人的投资报酬率,意味着退休金只有一点点。银行低利率代表任何一笔…带来小比的收入。如果员工想要有一笔丰厚的退休金,他们将必须要储蓄更多的钱。由于大部分的劳工都不喜欢储蓄,OECD 支持强迫储蓄的计画(mandatory plan),或者至少採取自动登入储蓄计画的作法(除非个人表明不愿加入 [注3])。纽西兰的奇异果退休计画(Kiwisaver scheme),已经增加劳工的比重,而且登入的劳工数从原本不到10%成长到55%。

 

[注3] 这句话的意思是:OECD 希望所有的劳工储蓄,但是又不能强迫每个工作者储蓄,所以主张至少让每一位劳工是被「预设」成自动地进行储蓄的模式,除非劳工个人主张不愿意实行每月扣缴薪水的作法。举个例,某些信用卡发行银行,在消费者刷卡消费时就「自动地」进行分期付款,让银行可以偷偷赚取利息,除非消费者自己向信用卡公司关闭该项功能。这种「自动式」的登入(默许)机制,会让懒惰的劳工或消费者懒得去关闭自动储蓄或分期的功能。

 

由于较宽鬆的会计原则,(特别是美国的)公部门退休金计画,并没有面临与私部门相同的压力。当美国债券利息低于2%和配息一点点的时候,美国很多州的基金居然「声称」能够给予投资人每年8%报酬率,引起市场骚动。州政府能藉此要求每年的定额缴款金额,也能够为更大笔的债务问题拖延更长的时间。这是多幺无耻的做法啊!

 

在某些国家,被妥善管理退休金真的很少;目前退休人士的退休金是来自于现在的缴税年轻人,同时也透过政府发行公债向未来的纳税人借钱。在欧洲大陆,将近八成的老年人收入是由政府所提供的。如果退休金的承诺是有经过适当的计算,这就不会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难题。但是,大多数的欧洲政府都不曾精打细算过。只要今年度的退休金收入大于支出,该年度就能顺利过关。

 

然而,这样的好事,只有在工作的人口远远超出于退休人口的时候才会实现。以富裕国家的人口年龄来看,这样的机率真的是微乎其微。根据 OECD 的数据,今年的平均退休金的支出比(年轻人缴交的定额缴款/支付给老人的退休金)约为88%,至2060年将会下跌至64%。其中4个OECD的成员国中,退休金的定额收入与(退休金)投资收益的差额,预计将达到该国 GDP 的10%甚至更多。

 

很明显地浮出一个答案:人们将必须延长工作的年龄。这些工作从何而来?私有银行瑞士隆奥(Lombard Odier)的经理保罗‧马森(Paul Marson)指出:自2009年6月以来,年纪超过55岁以上的高龄劳工人数已增加320万人。

 

人们在过去也经历过退休年限延期的经验。回到1950年,OECD 成员国家的男人与女人平均退休年纪分别是64.5岁和63岁。到了1993年,男人与女人的退休年龄分别下降到62.7岁与60.9岁,即使人们的寿命比过去延长了许多。在1960与2010年间,因为寿命的增长,男人与女人分别可以享受额外5年和6年的退休时光。

 

大多数的 OECD 国家已经宣布延长退休年龄 ─ 虽然法国的新总统认为用数字的方式管理退休年限,并不适合法国国情,于是反其道而行。但是,改革只能慢慢地实行;OECD 评估,在2030年前男人的退休年将会回到1950年的水準。另外,人们的寿命延长的速度更快。按照目前的医疗趋势来看,男人到2050年的时候,将会再增加1.2年的退休生活。

 

上述的一切,都会加重捉襟见肘政府的财政负担,也显示某些抵消利益的小因子将会发生(例如通膨率削弱了退休金的效益)。OECD 为退休金下了一个注解:这一代的退休人士,属于被保证能获得退休金的「黄金年代」。相反地,下一代的退休人士,将不会如此幸运了。

 

 

 

 

三分钟了解世界经济

〉〉发动经济大船的引擎吧,安琪拉!

〉〉最优越的德国模式

〉〉别急着把油桶「滚」出来

更详细的图文内容〉〉币图誌

 

 

原文来源:来源

更多经济学人编译资料〉〉经济学人 in woman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