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料理】中国的银行呆帐

2020-06-13 浏览(2203) 评论(83) 当前位置:主页 > 驾驶网站 >【经济学人料理】中国的银行呆帐

【经济学人料理】中国的银行呆帐

《一分钟译者摘要》

 

其实早在半年前,《经济学人》早就提出中国经济面临到危机有两个原因,分别是(1)地方政府庞大的贷款,与(2)房地产的泡沫化。这个危机的不是短期内就发生,而是长期的。今年年底中国领导班子交接,预计经济会安稳渡过,不过未来面临经济泡沫的冲击,估计是避免不了的。

 

中国地方政府庞大的「贷款」,是推动中国经济成长的火车头,也是造成经济不安定的因素之一。地方政府透过成立空壳公司向银行贷款,大量的借款用来从事基础建设。如果贷款额度适当,将能稳稳地帮助经济成长。问题是,过度地贷款已经超过地方政府可以偿还的能力了,不过对地方政府来说没有差别,因为是用「空壳公司」的名义进行贷款,到时还不了钱的时候就宣布该公司破产,不影响的到各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在人性贪婪的前题下,倾向于相信大部分的贷款是还不出来的,也意味着庞大的呆帐将由「国家政策性银行」担起大部份的责任。

 

「房地产市场」所牵连的经济层面更广,包含金属、水泥等工业,在中国政府打压房市的政策下,会不会加速泡沫化的速度?即使有75%的房贷是属于抵押压型房贷,但是不能保证这样就是安全的。如果抵押品(房子本身)是不良品的话,只要经济表现不好,就很可能变成呆帐。殊不知2008年的金融危机也是始于抵押型房贷吗?

 

目前中国银行利率上涨,加上贷款也缓慢成长,显示经济紧缩已经来临。中国的经济若面临危机,将对周边国家造成冲击。衷心希望能够减小危机造成的伤害。

 

 

问题持续在升高,银行的高利率是个假象。

 

中国的银行乍看之下体质是很健康的。中国前七大银行已经公布今年第一季的税前盈余,比起去年同期成长了16%。不良贷款的比例还是维持低档,仅占银行贷款总额的1%。但是,暴风雨来袭前的危险能量正在酝酿。

 

中国银行有两项大难题:地方政府的负债情况不良,加上房贷问题正在发酵。在过去几年来,中国地方政府「疯狂地」从事基础建设,透过表外融资的手法来筹钱,并成立「地方政府的融资工具(local-government financing vehicles, LGFVs [注1])」,用以规避地方政府贷款的限制。中国的监管单位说,这些融资工具(也就是地方政府成立的空壳公司)的贷款总额,至去年九月底的估计是1.4兆美金(约等于台币42兆 [注2])。私人的研究机构估计的数字更高,并认为有20~30%是属于不良债务。

 

[注1] 这里所谓地方政府的融资工具,其实就是中国地方政府想要透过快速地提升GDP来张显政绩,而大量向银行借钱来盖基础建设时所使用的「工具」。因为中国监管单位有限制借贷的上限,为了规避此一法令,地方政府设立一个空壳公司,也就是「地方政府的融资工具(LGFVs)」来向银行借钱。这里的工具(vehicle)指的就是空壳公司,它仅仅只是个「借钱」的工具而已。

 

[注2] 台币42兆到底是多大的一笔数字呢?这数字已经大到让译者没有慨念了,让我们拿来跟台湾一整年的国家总预算来比较,就可以「想像」42兆台币到底有多大。根据主计处的资料,民国100的国家总预算(包含追加预算),大约是1.85兆台币。也就是说,根据中国监管单位的估计,地方政府的空壳公司(LGFVs)总负债,于去年9月的统计是42兆台币,相当于台湾22年的国家总预算。经过这样一比较,我们可以知道两件事情:(1)中国地方政府的负债庞大 (2)台湾的规模相较于中国真的太小了。

 

【经济学人料理】中国的银行呆帐中国政府正试图拆除这颗炸弹。有一个实验就是以「发行地方债券」来代替「向银行借款」。此外,中国官方也在今年3月份下达指示,要求银行能够给与空壳公司「以新债还旧债」的机会,并希望经济成长能够解决该难题。另一个喘口气的方法就是把这些贷款,通通转移到如中国开发银行(CDB)等「政策性银行」的身上 [注3]。这些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现在真的是在艰苦时刻。来自于地方政府的空壳机构,约有0.5兆人民币(800亿美金)的贷款,去年从一般的商业银行,被转移到中国开发银行的帐册上。

 

[注3] 详见右图,中国的「政策性银行」吸收了地方政府的空壳机构的贷款,其比例占国内总贷款的40%。如果中国经济持续成长,地方政府只要还得出利息就不会有问题。最坏的情况下是变成巨额呆帐,不过由于把风险集中在国家政策性银行,将能把风险集中,由政府独自承受最大风险。当然,最后还是交由人民买单。

 

另一项头痛的难题就是房地产市场,目前正经历政府打压房市的阶段。因为房地产涉及到许多经济层面,有些人担心房市里头的不良贷款所涉及的影响,将更甚于地方政府的贷款。一位来自名叫艾联思-史丹佛(AllianceBerstein)投资银行的分析师麦克‧沃纳,以轻鬆的态度指出,官方的数据显示有75%的房地产贷款是属于抵押型房贷,相比起来,製造业只有38%的贷款具有抵押品、而公营事业只有24%。好吧,只有在这些抵押品是优良的情况下,才具有担保作用。但事实上可能不是。

 

惠普评信(Fitch)在中国的金融机构主管,朱夏莲(Charlene Chu),认为中国官方的统计资料都必须要小心的处理(存在不真实的可能)。她认为有两个因素掩盖了不良债务的水準:一个是「以新债还旧债」的做法;另一个是当要借钱的人在贷款发生问题时,转向蓬勃发展的影子银行(shadow-banking [注4])求助。银行也面临存款外流的难题,许多存户将自己的户头从「一般帐户」转换成「财富管理帐户」, 减少了中国银行的存款基数,在存款準备率维持不变的情况下,将降低了银行放贷的能力。为了抵抗存款外流,银行还必须用高利率来吸引存户。

 

[注4] 影子银行系统(shadow-banking system)不是我们认知习惯上的「地下钱庄」,而是像避险基金、或是特殊的衍生性金融商品的交易系统,因为缺乏法规规範,犹如在影子一般不透明,所以称为影子银行系统。

 

中国的银行体系是新兴市场里头资本最薄弱的一个(权益与资产的比例为6%)。朱夏莲女士计算,如果银行系统里头,再接下来的两年有十分之一的未偿还信贷跳票,银行系统将损失全部的利润,以及有39%银行产业的股票市值会蒸发。如果「不良贷款」是不可靠的指标,流动性的数据不失为一个好的危险警示灯。由于市场利率的攀升、加上贷款的缓慢成长,她主张中国「市场紧缩」已经开始了。银行的数字并没有马上显现徵兆,但是中国在后金融危机的信贷蓬勃发展,其副作用已经来临了。

 

 

 

关于中国、经济与社会

〉〉中国经济荣景的弔诡

〉〉中国的经济到底强韧到什幺地步?

〉〉中国:性、监控、与「人民色情」(People’s Porn)的崛起

更详细的图文内容〉〉币图誌

 

 

原文来源:来源

更多经济学人编译资料〉〉经济学人 in womany.net